返工再沒有返工的感覺(下)

  「耶和華 神將那人安置在伊甸園,使他修理,看守。」(創二15)

  「耶和華 神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樣走獸和空中各樣飛鳥都帶到那人面前,看他叫甚麼。那人怎樣叫各樣的活物,那就是他的名字。」(創二19)

  「我們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弗二10)

曾經與一些父母商談如何為他們的子女安排升讀海外高中,過程並不愉快。作為父母,他們對子女有很多期望,很多要求,最重要的是子女能在最短時間內、在最著名的學府畢業、再升往更著名的大學、攻讀最「有錢途」的學科……然而,卻不會認真考慮或尊重子女實際上有何打算。

  又曾經在教會中與一些在職場中不斷尋覓的職青談論他們的困頓,過程也不愉快。為了回應「有錢途」的要求,他們無論在讀書和工作都以市場需求為依歸,誰知在進入職場後,才發覺自己與工作根本格格不入。工作對他們來說是個內外交煎的過程,而且可能長達一生之久。他們時常求問上主帶領他們的工作,但現實卻是不斷的挫節和無奈。

  對很多基督徒來說,在職場中見證信仰有兩大困難,首先是現實生活的要求令他們在工作上不斷作出妥協,然後是他們覺得自己的工作根本毫無意義,工作對他們來說只是為「搵食」而已。然而,若我們回到創世記,就會發現我們的人生本不該是如此無奈的。

  上主設計了亞當,使他有智慧和體能(他的being),然後叫他管理(修理)和看守伊甸園(亞當的calling)。亞當的第一個任務,就是為各種活物命名(也就是派job)。對亞當來說,他與生俱來的所是(being),與上主給他的任務(calling)是一致的,他的被造是有清楚任務的,他每天的工作是與創造主同工,共管伊甸園。然而在墮落之後,工作就變得只為糊口,calling與being是各走各路,父母對子女如是,我們的職涯生命亦如是。

  電影I,Robot的Sonny為生存和工作目標奮鬥,最後由「它」變為「他」。在現實的生活中,我們已經由「他/她」變成了「它」,於是我們都是Sonny。有一天,我們驀然回首,驚覺自己已是個「它」,在「它們」中間打拼,為「它們」的世界努力,然後,再細想自己的所是(being)時,只覺自己不應該是個「它」,而所有的打拼根本是一場虛空的遊戲。

  保羅說︰「我們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意思是我們的being是上主所創造的,目的是要我們做上主看為「好」的事,而這些事是上主早已預備我們做的。若非如此,返一世工也沒有返工的感覺。

本文原載於《時代論壇》2012年2月19日,第1277期,並蒙允許刊載於HKPES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