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被欺壓者的眼看職場的「份」

在某佈道會中,聽到講員談到一些在香港中下階層那些充滿血淚,而又令人感到忿怒和無奈的生活,令我想到從被欺壓者的眼看職場的「份」。

  對很多中產信徒而言,他們會很輕易地說:「有錢買不到快樂。」然而他們的職涯生活卻是每天力爭上游,改善生活,為兒女安排名校,努力享受造物主給他們的「份」。我不敢說這些行為有甚麼不好,但顯然他們很少想過若他們的「份」有一天被別人強行奪走,而又投訴無門時,他們可會享受那剩下來的「份」?

  近年來,香港的職場議題相當多,人們開始明白原來自由市場並不真的自由,原來議價能力是現實版的「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凡沒有的,連他自以為有的,也要奪去。」(路八18)。於是,在職場上被欺壓的,只會繼續發現自己根本毫無反抗能力,而市場就成為一個弱者愈弱、強者愈強的地方,最後,弱者在職場上連對他們處境的申訴權都被奪去。   於是,我們會發現工作只是一種交易,而且對很多人來說是個不平等的交易。我曾見過不少中年以上的求職者被壓工資,原因不是因為他們的表現會較差,而是因為他們根本無力議價。當工作被視為交易,而在不公平的現實下,這種交易結果淪落為弱者在缺乏議價能力的情況下的妥協安排,工作除了讓人糊口外,還剩下甚麼?

  若他們被壓的那一「份」是上主給他們享受的,他們可以向上主伸寃麼?

  傳道書的作者把可以享受工作的所得視為上主給人的禮物,他說:「人人吃喝,在他一切勞碌中享福,這也是神的恩賜。」(傳三13)原來,按著上主的創造,人人都應該可以吃喝,可以在勞碌的工作後享受其中所得的福樂,但是在我們現今的社會窮忙族中,很多人的工作只剩下勞碌,根本再沒有享福可言,在不知不覺間,工作的現實已由代表上主管理大地,變為汗流滿面才得糊口,再變為窮忙之後,仍是窮忙,創造之序,已因人的罪所破壞。明乎此,工作的困局可以是叫人回歸上主的起點。

  對受壓者來說,他們已難以享受上主給他們那一「份」。於是,我們想到為何當耶穌在拿撒勒傳道時,祂說:「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路四18)。福音,原來是當人破壞創造之序後,創造主進入人間,與人一同經歷人間的不義,把真理呈現在人間,恢復創造之序應有的情況。

本文原載於《時代論壇》2012年1月29日,第1274期,並蒙允許刊載於HKPES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