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整定

第三日,在加利利的迦拿有娶親的筵席,耶穌的母親在那裡。耶穌和他的門徒也被請去赴席。酒用盡了,耶穌的母親對他說:“他們沒有酒了。”耶穌說:“母親(註:原文作“婦人”),我與你有甚麼相干?我的時候還沒有到。”他母親對用人說:“他告訴你們甚麼,你們就做甚麼。”照猶太人潔淨的規矩,有六口石缸擺在那裡,每口可以盛兩三桶水。耶穌對用人說:“把缸倒滿了水。”他們就倒滿了,直到缸口。耶穌又說:“現在可以舀出來,送給管筵席的。”他們就送了去。管筵席的嘗了那水變的酒,並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只有舀水的用人知道。管筵席的便叫新郎來,對他說:“人都是先擺上好酒,等客喝足了,才擺上次的;你倒把好酒留到如今!”(約二1-10)

  第三日,在加利利的迦拿有娶親的筵席,耶穌的母親在那裡。耶穌和他的門徒也被請去赴席。酒用盡了,耶穌的母親對他說:“他們沒有酒了。”耶穌說:“母親(註:原文作“婦人”),我與你有甚麼相干?我的時候還沒有到。”他母親對用人說:“他告訴你們甚麼,你們就做甚麼。”照猶太人潔淨的規矩,有六口石缸擺在那裡,每口可以盛兩三桶水。耶穌對用人說:“把缸倒滿了水。”他們就倒滿了,直到缸口。耶穌又說:“現在可以舀出來,送給管筵席的。”他們就送了去。管筵席的嘗了那水變的酒,並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只有舀水的用人知道。管筵席的便叫新郎來,對他說:“人都是先擺上好酒,等客喝足了,才擺上次的;你倒把好酒留到如今!”(約二1-10) 對基督徒來說,人生是否「整定」是個很難說清楚的概念。對於人生所遇到的事情,傳道書用「份」去形容:「在你一生虛空的年日,就是神賜你在日光之下虛空的年日,當同你所愛的妻,快活度日,因為那是你生前在日光之下勞碌的事上所得的份。」(傳九9)於是我們會想,我那一「份」是不是「整定」的呢?如果造物主對所有人的人生都早就安排了他/她那一「份」,也就是上主的美意本是如此,也正因為基督徒相信他們一生都由上主的美意所安排,所以就要凡事謝恩。

  然而,世間本就充滿意外,不少人的遭遇是福無重至、禍不單行,要人生事事「快活度日」、要「凡事謝恩」就算不是反智,也是強人所難。然而,對於人生是否「整定」,聖經又有何討論呢?創造主的角色是甚麼呢?在迦拿的婚宴中,耶穌露了一手,值得我們細想。

  在迦拿的娶親筵席中,出現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意外,就是宴會中途沒有酒給客人享用了,為解决這個問題,耶穌的母親馬利亞告訴耶穌:「他們沒有酒了。」馬利亞這句話的意思當然不是讓耶穌知道主人家已用盡了酒這麼簡單,情況就好像父母向兒女說:「你房間很亂!」一樣,意思是:「請你執拾一下!」同樣,馬利亞的意思是:「請你找點酒來。」

  耶穌的回答十分清楚:「我的時間還沒有到。」意思是:「我明白你的意思,但請你明白,我有我做事的時間表,此時此刻還未是我參與的時候。」但馬利亞卻以行動作為回答──對傭人說:「他告訴你們甚麼,你們就做甚麼。」意思是告訴/請求耶穌:「請你無論如何都幫忙一下!」往後的,就是耶穌如何變水為酒了。

  若我們從那對新人的角度想一下,就會發覺這事甚為值得討論。對於缺酒事件,這件在婚宴來說的大件事,他們二人可能由始至終都一無所知。但如果客人在筵席中途真的沒有酒喝,這對新人就會十分尷尬。就在他們對事件毫不察覺時,馬利亞就為他們向耶穌「祈求」,並得到答覆,就是「時候未到」。對很多基督徒而言,「時候未到」、「等候神」是重要的屬靈操練,然而,是否一成不變呢?

  若馬利亞沒有堅持,耶穌就沒有下一步──變水為酒。很明顯,耶穌的時候因馬利亞的要求由「還沒有到」變為「到了」,而新人在完全不知情下,「酒用盡」的危機便被化解了。

  因為有馬利亞,新人們那一「份」,原來不一定是「整定」的。我們的職涯中,有沒有馬利亞呢?

本文原載於《時代論壇》2012年1月22日,第1273期,並蒙允許刊載於HKPES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