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本是如此

  我所見為善為美的,就是人在神賜他一生的日子吃喝,享受日光之下勞碌得來的好處,因為這是他的分。(傳五18)
  在你一生虛空的年日,就是神賜你在日光之下虛空的年日,當同你所愛的妻,快活度日,因為那是你生前在日光之下勞碌的事上所得的分。(傳九9)
  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 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 神說:「看哪,我將遍地上一切結種子的菜蔬和一切樹上所結有核的果子全賜給你們作食物。 至於地上的走獸和空中的飛鳥,並各樣爬在地上有生命的物,我將青草賜給他們作食物。」事就這樣成了。(創一27-30)

  英文「vanity」一字,聖經中多譯為虛空,在日常應用的時候,多解作浮華。然而,在現代城市消費生活中,vanity 一般指貴氣、名利、入時、令人注目、吸引人的物質和生活。更進一步而言,vanity 才是現今真實生活享受的名詞和形容詞。

  也就是說,虛空在我們的語言和生活中,已成為真實的美善。於是,我們看Vanity Fair 雜誌、欣賞 vanity 時裝、羨慕 vanity的生活方式。三千多年前,傳道者由虛空看到永恆,然後因為明白人生的虛空而勸人敬畏上主;三千多年後,我們擁抱虛空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把虛空當作上主。人類的進步,原來就是這麼的一回事。三千多年來,人類的智慧是增加抑或是減少了呢?

  傳道者認為,所謂美善,就是人能夠在上主給他在世上的日子中,可以得享勞碌所帶來的好處,以致人能夠在吃喝中得到滿足,明白到這就是上主所賜予的。這話說來簡單,甚至令人覺得有點膚淺。可能有人會認為,人的滿足遠遠不在於吃喝,人應有更大的理想,更大的野心。然而,當我們撫心自問,令我們內心最暢快的,是野心和野心所成就的名利嗎?

  回想自己讀大學時,各同學都有自己的志願,總的來說,就是要闖一番天下,就算不是建基立業,也要「搵份好工」。不經不覺,三十多年匆匆過去,舊同學再次聚首,數算過去數十年來的得與失。有人已經頗有家財,生活富裕;也有人依然兩袖清風,甚至已被迫離場;但大部份人都是在順境和挫敗中折騰,如今只望能夠平穩地「捱」多數年,有一個安靜的退休生活。

  互相比較吹噓,已再不是聚舊的話題。大家見面,互道珍重,彼此訴說生活和家庭的苦與樂,閒話家常之間,大家才明白到,原來在各人的生命中,最享受的,依然是在勞碌之後,和自己所愛的人的生活。這種福,不是有大成就才可以有,也不是有知識,有權術就可以有。福,是上主所賜的。

  三千多年前,傳道者說,「在你一生虛空的年日,就是神賜你在日光之下虛空的年日,當同你所愛的妻,快活度日,因為那是你生前在日光之下勞碌的事上所得的分。」回望創造之初,上主吩咐亞當管理大地,也予他和夏娃享用地上所出的。日光之下的人生,其實本是如此。我們錯把 vanity 當作目標,然後窮一生精力去經營,可說是 vanity中的 vanity。

本文原載於《時代論壇》2012年6月10日,第1293期,並蒙允許刊載於HKPES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