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表現與呼召(一)

  我又聽見主的聲音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我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他說:“你去告訴這百姓說:‘你們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 要使這百姓心蒙脂油,耳朵發沉,眼睛昏迷;恐怕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裡明白,回轉過來,便得醫治。”我就說:“主啊!這到幾時為止呢?”他說:“直到城邑荒涼,無人居住,房屋空閒無人,地土極其荒涼。(賽六8-11)

  基督徒相信人生是有目標和任務的,這是上主給人的召命。但召命是建基於上主的主權和創造,並不是事情的成與敗。

  這令我想到在以賽亞書第六章,上主呼召先知以賽亞去作衪的傳話人的一段對話。在這段經文中,上主問以賽亞誰可以成為衪的傳話人,以賽亞就清楚地(而且近乎天真地)回答:「我在這裡,請差遣我!」。一般而言,我們會以為當人這樣積極地回應上主的召命時,就得到上主的勉勵,而且上主會展示出「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原文是發白),可以收割了」那激動人心的「異象」。

  然而,當以賽亞向上主回應召命時,上主竟然告訴他,他要做的是會令他灰心的工作,無論以賽亞如何努力,如何精確地執行上主的召命,如何忠心地傳達上主的信息,很多以色列人依然不會悔改。對於這個召命,以賽亞問了上主一個問題:「主啊,這到幾時為止呢?」而上主的答覆卻是:「直到城邑荒涼,無人居住,房屋空閒無人,地土極其荒涼。」換句話說,就是猶大國覆亡之後。意思就是,以賽亞雖然努力地回應召命,但根本難以扭轉大勢。試想一下,當以賽亞勇敢地回應上主的呼召時,他心裡可能有些期望:「今次上主終於高調出手了,而且執行任務的是我!我一定努力完成,不使上主的名蒙羞。」那知上主一早就告訴他,他工作是要做的,但不會有理想的結果。

  原來,召命與成功,根本是兩碼事。

  很多人以為,只要能夠找到上主給我們的召命,我們就能夠回應上主的創造,亦會被上主大大使用,結果是榮神益人。這些都是很好的願想,但真實情況往往並非如此。如果我們把召命與成功掛鈎,結果可能倒頭來,當事情並沒有因為我們的投入而改變時,我們會反過來懷疑上主的召命。

  其實這正正是基督信仰的特點。從廣義的角度來說,所有基督徒都是被上主所召,作基督信仰的見證人,對於這個大使命(召命),我們都應各盡所能,但同時我們亦知道無論基督徒如何努力,世界仍將不斷敗壞,直到末日大審判。所以從末世的角度來說,我們所有基督徒都是以賽亞,我們是被召去回應一個必然失敗的召命。明乎此,我們就不會以成敗去判斷召命。

  然而,知「天命」卻是我們之所以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動力。下週再談。

本文原載於《時代論壇》2012年4月29日,第1287期,並蒙允許刊載於HKPES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