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薪Yes or No 之 Yes

蔣慧瑜
心理學培訓導師
書籍及專欄作家

每年當大家期望加薪幅度有多少時,可會預計自己會有減薪的一天?商界有些朋友在裁員潮之後,再入職另一間公司的同等職位,月薪很多時會比以前少,由於人浮於事,惟有接受現實。

筆者以前從事社會福利界,也面對減薪的問題,減薪的幅度更是超過50%!事緣2000/2001年度以前,福利機構以實報實銷方式接受政府資助,社工就算由機構A轉工到機構B,仍可以計算他們的工作年資,再根據薪級表支付人工。但2001年開始,社會福利署把資助改為整筆(即一筆過)撥款,並以薪級表中位數(中位數)乘以聘請社工人數計算總資助金額。結果薪金高於中位數的資深社工,便變相成為機構的負累,而機構亦努力「瘦身」,減少在薪金上的支出,因此推出低於市價的薪級表,招聘新員工。

2001年以後,社工留在原本的機構,仍可以保持他們的薪金,做舊制社工,可是當他們要跳槽到另一間機構,別的機構便會壓低他們的薪金,令他們變成新制社工,有些機構只會給起薪點多丁點的薪金,因此筆者及其他社工也曾經面對跳槽後減薪一半,再做回原有的職級。 很多年前,我遇到一位資深的社工,因為某些原因,他離開了舊機構,轉到另一間機構裡工作。雖然他沒有透露月薪多少,但當年普遍是減薪一半,因此我推測在他的團隊裡,可能低他一級的舊制社工比他的人工還要高很多呢。

我好奇地問他:「被減薪一半,會否感到不值啊?」

他從容地回答:「我的人工減了一半,但我的工作價值沒有減半啊!」

很欣賞那位社工,他明知道無法改變現實,於是他改變心態,重新看自己手所作的工到底有甚麼價值,十多年後的今天,那位社工仍然在社會福利界工作。

另一位社工,也是因為離開舊機構而減薪差不多一半,她是天主教徒,結果她轉到一份比新制社工更低薪的工作,就是在醫院裡做牧靈工作者。與她見面時,她總會笑說自己是低收入人士,但我看得出她很喜歡現在的工作。

如果沒有經歷減薪,也許很多人會依戀舊有的薪酬福利,但既然已經被減薪,這位社工決定再收少一點人工,做更有意義的工作。為信仰而工作,在信仰裡享受自己努力得來的份,也享受當中的富足,其實也非常有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