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工作的意義

《人類動物園》(The Human Zoo)1 一書中提到,城市的自殺率遠比鄉間高,而男性的自殺率又會比女性高。一般認為因為城市中的競爭很大,而男性往往是最積極參與這些競爭的人,結果很多不堪壓力的人就會選上了一條不歸路。可是在這這些自殺的人中却不乏天之驕子,前途本是無可限量的。他們選擇輕生,不抵壓力固然是重要原因,但當中卻有不少人因為看不出自己的工作有甚麽意義,加上遇到挫折,才會走上放棄生命的路。

是的,在現實生活裏,我們的確每天幹著同一樣工作,日復一日,如機械般複製工作內容,內心都會問,究竟幹的有甚麼意義?不同人會有不同的答案和生出不同的工作心態,自然工作成果也不同。

美國行為經濟學教授丹.艾端里團隊就對工作意義對人們工作影響進行了有趣的實驗。實驗的過程十分簡單,就是請參加者不斷砌「樂高」玩具。為了測試工作意義的重要,研究人員請來了2批參加者,讓他們在不同的環境(有意義和無意義)下砌「樂高」。研究人員對「有意義」組的參加者說:「請你用「樂高」玩具砌出機器人,砌出第一個機械人就可獲2美金。之然,參加者可決定是否繼續砌機器人。如果砌的話,之後每砌出一個機器人就可以獲得比前一個遞減11美分的工資,即第二個的工資是1.89美分,第三個是1.78,如此類推。」對於被賦予為「無意義」的一組,參加者工資計算方法保持不變,但是卻在砌「樂高」時增加多了一個步驟,就是每砌完一個機械人後,先要把這個機械人拆掉,才可以開始砌第二個。增加這個要求的目的是要讓參加者覺得自己砌機械人是沒有意義的,砌完便拆。你猜猜哪組的參加者平均會取得較高的工資呢?「有意義」組的參加者平均砌到10.6個機械人,而拿走了14.4美金。相反,「無意義」組參加者平均只砌了7.26個機械人,拿走了11.52美元。

實驗結果顯示原來工作是否有意義是會直接影響自己的工作熱誠和動力的。而工作意義是自己賦予給自己的。例如:大家都是砌「樂高」,為甚麼別人會有意義,而你會感到沒有意義呢?答案很簡單,其實「任何工作都是有意義的!」因為工作的意義不在於工作本身,而是在於工作者本身。在平凡的生活裡,我們都曾經歷過一些令人賞心樂事的服務,例如的士司機和茶餐廳侍應的窩心態度,難道他們的工作不刻板嗎?關鍵在於他們都找到屬於自己的工作意義。太太哥哥去年底因患癌病需接受化療,頭髮漸脫落,理髮師看得出他很不開心,一邊理髮一邊安慰他:「幼髮正在長出來呢!還很有生機…. 」他還鼓勵他多禱告。

1參〔英〕德斯蒙德‧莫利斯著:《人類動物園》,何道寬譯,中國:復旦大學出版社,2010,頁 65。

執筆之時正是記念四川地震三週年,心中想起汶川地震中一個賺人熱淚的故事2。其時,救護人員在瓦礫下發現了一位剛死去的女士,但她死時的肢態卻十分奇怪,她是蹲著的,彷彿保護著甚麼東西。經過進一步的搜救,搜救人員發現有一個三至四個月大的嬰兒躲在這位女士的下面,而他的小嘴還啜著母親的乳頭。就在嬰孩的旁邊,人員發現了一部手機,手機屏幕上顯示著一條訊息:「親愛的寶貝,如果你能活著,一定要記著我愛你!」原來這位母親就算犧牲性命,也要保護小孩的安全。難怪當場所有人都不禁灑下同情之淚!原來一個人為自己生命找到意義,他發揮的威力是無盡的。但其實相關的例子還有很多,例如在假日後的死亡率會特別高,而假日前死亡率會特別低,因為人們都希望一家開開心心過節。由此可見,若我們能重尋人性光輝的內涵,例如愛和善德,我們便能為微不足道的工作找到意義和價值。

你們作僕人的,要凡事聽從你們肉身的主人,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討人喜歡的,總要存心誠實敬畏主。無論作甚麼,都要從心裡作,像是給主作的,不是給人作的。 歌羅西書3:22-23

本文轉載自 http://www.rickyszeto.com/,並蒙允許轉載於HKPES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