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忘症候群

外國朋友經營寄宿家庭(homestay),告訴我一個關於某個來自香港在他家中寄宿的學生的故事,令我明白他們這一行真是好人難做。

多年以來,朋友只有很少香港人朋友,但對香港人的印象不錯,他由於子女長大離家,於是經營寄宿家庭,增加收入。不久,來了個到該市讀高中的香港學生。由於該學生人生路不熟,朋友在第一個月時義務提供「車出車入」服務,學生當然高興,很快便安頓下來。一個月後,朋友告訴學生,巴士站其實就在屋子附近,只要按時間表乘搭巴士,也可方便地參加各項活動。除了特殊情況,他不再「車出車入」了。

本來,朋友只是為了方便學生而義務「車出車入」,但後來,他卻從校方得知,學生因此告訴自己在香港的父母他的寄宿家庭的態度甚差,而且斤斤計較,甚至要他在晚上自己乘巴士回家,而且當地巴士班次極疏,往往令他在寒冷的街上苦候半小時以上,實在太過份。朋友對此憤憤不平,卻又不明所以。

朋友的經歷令我想到上主的恩典。我們常常以工作與報酬的角度看上主所賜下的萬物。其實我們沒有帶甚麼東西來,也不可能帶甚麼東西走,而且上主也沒有與我們協議了甚麼交易關係,因此我們在地上所經歷所享受,都是上主賜下的禮物。然而。當我們有的時侯,我們常常以為理所當然,失去時,我們又會心有不甘。而且,就算有,我們也與別人比較,如果比人多,我們「感恩」,如果比人少,我們要向上主「伸冤」。大家似乎都忘了,我們與上主並非合約關係,而是恩典關係。

本文原載於上.行.站,蒙作者允許載於HKPES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