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因工作而豐盛

陳志耀
EDIT Workshop創辦人

工作,不是為了等退休

許多人在壯年便渴望退休,但也有不少人已屆退休年紀,仍然堅持爭取工作機會。歷史中,一代藝術家畢加索在他七十歲後至作古前的二十年,依然堅持不同的藝術創作;還有富蘭克林於八十一歲的時候,以其影響力促使美國憲法正式獲通過;我的恩師樓恩德牧師在教育工作崗位退下來後,仍然致力到處講道,主持不同的講座、工作坊,又參與推動福音的工作,他的魄力不比年青人遜色;早陣子翻閱雜誌,一位專門聘請退休長者當侍應的餐廳老闆也說,曾有想自殺的長者在找到工作後,才重新肯定自己的價值,打消了輕生的念頭。[1]

這麼多的例子,說明了人工作不是為了等退休。工作,或者說勞動本身,有其更重要的意義。真的,每個人也是一樣,即使到老也好,也需要適當的勞動。所謂退休,只不過是我們到達了某一個階段,可以有條件去選擇自己希望從事的勞動而已。

簡單來說,當一個人能退休而不用工作時,不錯,他可能會有一剎那的開心,但注意, 開心跟滿足是不同的,開心過後會有一種空洞的感覺;而滿足,就如喝一種味淡如水的酒一樣,當你勞動後,因生命得以發揮,而有一種安息的感覺,就如聖經中傳道書所言, 從勞動中享福。所以我們不是只要追求開心這麼簡單,而是要得到滿足。

尋找工作的意義

那甚麼工作能給你滿足?我們又如何能尋找到工作的意義?

這又牽涉到另一個問題,到底甚麼工作才能令我們感到滿足呢?不要輕看這個問題,我想如果我隨機訪問一百個人,問他們到底想做甚麼,相信能夠給予確實答案的人其實不多,他們可能只會說:「總之就是希望開心和幸福。」這是因為面對著種種的生活壓力, 已令我們失去了思考的空間,所以我們根本沒有時間和心力去思想,究竟甚麼能使自己的內心產生熱情。所以,我們都不自覺地跟隨和追求社會上大部分人認同的標準。

熱巧克力的啟示

網上流傳了一個名為“The Wisdom in Hot Chocolate”(熱巧克力裡的智慧)的故事[2],我認為很有意思,所以把它翻譯出來跟大家分享:

一群在事業上已有一番成就的舊同學相聚在一起,決定去拜訪已經退休的大學教授。當他們到達教授家時,彼此閒聊的內容竟集中在抱怨工作與生活上的壓力。

此時老教授由廚房端出一大壺的熱巧克力以及各式各樣的杯子,有瓷杯、玻璃杯、水晶杯,有些看起來不起眼,有些很昂貴,有些則非常精緻。他對學生們說不要客氣,可隨便取用來喝熱巧克力。

當每個人手上都有一杯熱巧克力之後, 老教授便說: 「你們注意到了嗎?那些很好看、很貴的杯子都被你們拿去用了,剩下的都是一些便宜及不起眼的杯子。當你們很自然地想為自己爭取到最好的東西時,那就是你們問題以及壓力的來源。其實,你們用甚麼杯子,根本不會改變熱巧克力的本質,頂多是器皿看來比較貴而已,而且這些杯子會讓我們看不清楚到底裡面裝的是甚麼。你們要的是熱巧克力,而不是杯子,然而你們總是下意識地尋找最好的杯子,然後就開始觀察每個人手上的杯子到底是甚麼樣子。」

學生們似明非明之際,老教授又繼續說:「現在不妨這麼想想,生命就像熱巧克力,而你們的工作、金錢、職位就像杯子,它只是讓你去過生活的一些工具。你手中的杯子無法決定或改變你人生的價值,通常,當我們只注意在看杯子的時候,便會忘記好好享受上帝提供給我們的熱巧克力。」

這故事要說的是,最快樂的人並不一定擁有全部最好的事物,他們只是盡力讓自己的生命活得最好。所以我們未必要賺最多的錢,也不一定要達到大部分人心目中的成功準則。最重要的是,我們得找到令自己感到滿足的工作,只有滿足才能令我們處於安身立命之地。這是甚麼意思呢?就是每個人都要在自己的職位上,好好發揮其功能。如果有信仰的話,就更要在工作崗位上,實現將工作使命化、使命工作化。那可能是你現在的工作,也可以是跟你所從事之專業沒有關係的工作。在我廿三歲的那年,我便選擇了後者。

[1]:「長者的希望」,載於《生活晴報》230期。

[2]:“The Wisdom in Hot Chocolate”, Retrieved from: http://blog.udn.com/daizee/2724521

 

文章原載於「格思」iQuest.hk - Quest Institute 的網絡事工。Quest Institute 由一群基督徒創辦,是香港政府認可的非牟利文化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