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做好這份工

余杏貞
華人基督傳道聯會同工

凡事多行一步

Fred的工作性質好特別,用「變」字來形容最適合。在總公司的微調政策下,附屬公司隨時要刪減六、七成開支,這意味幾個月後,無數的員工可能都要被裁。Fred對附屬公司的評估或數據分析,都是重要的關鍵,是管理層的沉重抉擇。

公司變動重組,牽連甚廣,談何容易?生活艱難,裁員縮支,聞者色變。這個職位根本不討好,是辣手的崗位,要怎樣才能「做好這份工」?Fred淡然回應:「多行一里路、用心做好這份工,都是我在職場上慣常的處理手法。」

Fred在一間資訊科技公司工作,是人力資源顧問,他的工作主要配合公司發展和財務狀況,對北美地區所屬機構作出評估,提供建議性的執行計劃,務求令當地辦事處提高效率,優化服務。

他記起一次工作經驗。「我來到美國一個小鎮,因為公司要縮支,裁員在所難免。那裡的員工大多做了十多、二十年,有些員工被迫提早退休,有些人因為沒有其他工作技能,職場出路前景堪虞。我和經理對談時,他看著那張草議的被裁名單很是難過,這些老員工都是他多年來的下屬和老朋友。他無意間提到一個僱員是家中唯一收入來源,兩個孩子還未大學畢業,不可以立即失掉工作。這理應是這位經理馬上要處理的事,與我的職責無關,但是我覺得自己或者可以幫點忙,我便仍坐在那裡。大家沈默了好一會,我突發奇想:何不創造一個新職位給這名員工呢?雖然再沒有技術上的工種,但是以他多年來的經驗,熟悉公司運作,管理部門正需要支援的角色啊!經理聽後覺得辦法可行,面上就較寬容。」

重視企業良心

Fred八十年代初已來多倫多讀書,憑著家族營商的經驗,大學畢業後便學做生意,在巿中心開設西餐廳,是個典型小老闆,生意還算不錯。1989年碰上經濟衰退,生意易手後便回香港,那時父親正準備退休去加拿大生活,他便順理成章地接手父親的生意。

「有十年的時間,我在中國、香港兩邊跑,在南京、廣東設有五、六百人的廠房。人事管理、經營手法,還加上起伏的經濟高低潮,每天都是挑戰。」到處出差公幹的工作模式和經驗,為他人生下半場寫下了伏線。

「有一年亞洲經濟危機剛過,生意競爭很大,商人都想盡辦法賺取更大利潤。有一次我在內地參觀一個幾千人的看守所,驟眼看來,那就是一個大工場!親身目睹被囚的人成為勞工、被剝削,我心裡難過地想:我不願意賺取這些金錢。」。Fred不計損失,決定抽身離場,結束了13年的老闆生涯。

1999年,Fred帶著太太和兩名女兒回流多倫多。他隨即修讀一個半年的電腦密集課程,正式轉行。在職場上,他自此轉換了身份,成為別人的下屬、僱員。因為有豐富的人事管理背景,幾年間,他便從電腦程式員晉升為部門經理,接觸「人」仍然是工作重點。

不踩道德界線

Fred時常要到美國和加拿大不同地方工作,公幹在外,沒有熟悉的環境和人事,獨身男人的角色是否較輕鬆、自由?他一針見血地說:「無論在那裡,如果你要隱藏丈夫、父親的角色,只會自找麻煩。個人獨處是否就沒有人知道自己在做甚麼?答案當然是:不!在酒店隨意打開電視、上網絡世界時,基督徒最好警惕自己:神正在那裡。」

「有時在內地大夥生意人去做桑拿,我會要求是男服務員,還要在較開放的地方,不要在房間內。有時傾談生意是晚上十時才開始,和官員吃飯至凌晨兩、三點,生意才談攏,才有正式的協議和合約簽署;然後,例牌的指定動作是慶祝環節,那時我就說:『我不去啦。』有時還加句:『我是基督徒,我不去啦。』他們就明白因為我的信仰立場不參加他們的活動,而不是不給他們面子。」

人生有不同的進程,面對不同的場景,Fred都視為人生的挑戰。「我承認職場挑戰從來就不容易,在不同的情況下需要不同的應對,『靈巧像蛇』是個竅門,雖然不是每次都可以成功解決困難,但是處理得宜,戰勝難關,就成為自己的激勵。」

 

文章原載於「格思」iQuest.hk - Quest Institute 的網絡事工。Quest Institute 由一群基督徒創辦,是香港政府認可的非牟利文化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