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族」的 Impossible Dream

黃希
公關從業員

  雖然在香港長大,也常常經過立法會,卻從來沒有機會入內一睹芳容。如此舉足輕重的政要機關,豈是我這等小民能隨便進入的?前幾天,因著某些機緣,成為了某立法會議員的座上客,在立法會內用膳。想不到第一次進立法會,就能在內用膳,實是我的榮幸,怎不教人興奮?

  因為工作的關係,常常有機會在頂級的酒店或頂好的會所用膳,食物經頂尖級廚師的匠心巧手烹調後,既美倫美奐又精緻可口。最難忘的是在國際金融中心吃的美味巧克力,一位闊太太還對我說:「比半島酒店的還要醉人……」。不知立法會的食物是否也同樣的吸引呢?

  就在我期待食物快些端上來的時候,身旁的客人禮貌地跟我寒喧,我自是規規矩矩地作答,當她知道我上年才大學畢業的時候,她竟然問我月入有沒有二萬元。出乎我的意料,相信也出乎大家的意料。霎時,大家都安靜了,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我身上,齊齊盯著我,好像是要從我的臉上看出甚麼,或是要從我即將送上的答案聽出甚麼似的。深知,我的月薪和他們的厚職高薪相比,肯定是小巫見大巫。於是,靈機一觸,耍了點小滑頭,眨眨眼睛說:「哪有你們的兒女能幹呢?」氣氛立刻緩和了,大家也很有長輩風範,馬上把話匣子接了過去, 你一言我一語,滔滔不絕地交換子女的薪金,這個月入十六萬六千元,那個光是津貼每月就有六萬四千元。哇,那些天文數字好不吸引啊!甚麼時候我也能拿上這樣的一份薪金?一個小小的學士,剛剛大學畢業,社會閱歷淺得很,能有多大的作為?

  他們的話題一轉,轉到買樓了。聽著他們買樓如買菜般輕易,換樓如換衣服般頻密,心裡真的無奈,肚子也不餓了。以我的「豆丁」人工,何時才能買得起香港的樓?上年畢業的大學生月薪中位數是一萬二千元,我才剛剛入流了。扣除自己每月的花費,給些所謂的「家用」後便所剩無幾,是名副其實的「月光族」。買樓?談何容易!在香港買樓?更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哪怕是月供小小的一個窩,也夠嗆了。最後,他們還教導我安居才能樂業,如此看來,我將還有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不能樂業……

  此時,食物端上來了,沒有想像中吸引,只是餐具全都有個「立」字,替杯子拍了張照片後,便開始了我的非常午膳。

本文原載於《時代論壇》2010年5月30日,第118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