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禮物」,你的「救星」

pdf 點擊此連結觀看職報版(pdf) (2.50 MB)

作者:Stanley
前言:Stanley是HKPES的得息得力小組成員,數月前,他被調派長駐台灣工作。港台兩地雖可算是同文同種,但在社會文化、職場生態、經濟模式、生活習慣,以至教會傳統等方面,都有頗大分別。在過去數月,Stanley經歷了適應期當中的苦與樂,亦擴闊了他信仰的視界和經歷。本文是他在工作上的分享,令我們再深思考「禮物」這個創造的觀念,原來上主是這麼接近我們的。
家欣是我在台灣公司中合作得最多的同事。因為我還在香港的公司工作時,我和她任職的崗位都相類似,所以在一些亞太地區的公司業務會議上早已碰過面。她處事勤快,對公司內部的運作和同事亦相當熟識。雖然如此,她所負責的業務區域的業績卻長期被上司評為強差人意。
對此情況,她認為是上司對她不公平。然而,她的下屬又在背後說三道四,再者,她不時會在工作時鬧情緒,令公司的總經理(下稱C K)認為她是一名「十分難攪」的同事。C K見她的情況一時難有好轉的跡象,今年三月初(恰巧是我正式由香港到台灣上班的第一天),就安排了家欣作我的下屬。C K對我說這只是權宜之計,因為如果讓她繼續這種心態工作下去,該區的業績將沒有改善的一日。於是,我在毫無預備之下,接收了我在台灣的第一名「下屬」。
我和家欣共事最初的兩個星期,為了草擬我的工作大綱,以及預備三月底在部門大會中作出的簡報,我們幾乎每天都開會,不談別的事情。直到某一天的下午,我終於有機會與她談談被調職的事。
「你看,公司究竟當我是甚麼?」熱淚盈眶的她繼續說:「不明不白,真的不明不白…沒有給我回應的機會。一句通知,一封電郵,就這樣被調了過來。」「你知道嗎?有不少人在我背後說了很多很難聽的話,又有人竟然對我說,公司這樣安排,是要我最好早點另謀出路。到年尾,公司就會把我辭退…我不甘心,為甚麼是我!」
我沒有逐一回應她所說的,只是聽她訴苦,同情她的「不明不白」,和告訴她在我這裡,過去的一切不公平和不快都會被抹去,鼓勵她好好的向前看,做好眼前的工作而已。
這一刻,她彷彿看見我向她送來一個救生圈。但從我這個香港新丁的角度看到的,家欣卻是上帝送給我在台灣公司的「盲公竹」。現在回望,沒有她的協助,這個多月來的工作肯定不會這麼順利,我或許要花上幾倍以上的時間才可完成份內工作。家欣畢竟在公司有很深資歷,很多部門主管與她都很熟,她的協助對推展我在台灣的工作實在是事半功倍。
她在辦公桌上的擺設,是無與倫比的:綁上紅緞帶的富貴竹,矗立在桌子上的角落;五顏六色的晶石,在旁邊排列的整整齊齊。閱讀燈志不在照耀桌子,乃在照射著富貴竹。還有她手機上的桌面圖片,不是與家人的合照,而是幾個趨吉避凶的符號。
她可能覺得,由於我的出現,實在不枉自己的悉心「擺陣」,厄運得以化解──因為她終於能夠逃離那位能力所及她的上司,也遠離那些針對她的下屬。至於我,無論成為了家欣工作上的救生圈,抑或被用作總經理的擋剎的「黑摩利」,這些都不重要。因為我看見在辦公室的人事鬥爭中,風水陣的背後,有一位不按理出牌的上帝。誰是誰的救生圈?誰又是誰的擋剎金魚?我只能回答:「上帝救了我,祂帶領我來到這裏,並一直與我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