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素質

專業的傲慢

早前傳媒報導,一位經已退休的前屋宇署署長,因八年來一直被樓下住客投訴滲水滋擾,至去年終被食環署票控,被裁定罪名成立及罰款。據傳媒報導,多年來樓下住客不斷向被告反映問題,無奈對方屢稱「與我無關」,對別人的痛苦可謂「闊佬懶理」。於判罰後,被告表示:「作為工程師要遵守專業道德,應該做什麼,便做什麼。」(參《明報》2011年4月27日)這事件後來在一電台的phone-in節目掀起一陣有關「專業傲慢」(professional arrogance)的討論。

維持專業身份和地位

專業人士的傲慢主要成因有兩個。第一是對自己專業的身份和地位(professional status)的維護。在專業界別,個人的身份和地位是根據他的資格(qualification)和資歷(seniority)來決定;尤其是英國傳統的專業,業界中的論資排輩是十分重要的。這種在專業上「長幼有序」的傳統,或許能夠表示行內對資深的業界人士的器重,以及鼓勵後輩以尊重態度對待前輩,漸漸地,這些傳統難免造就資深一輩(尤其是那些在業界成功出色的人)的優越感,及不知不覺地形成一種自以為是的傲慢態度。

筆者記得在會計專業初出茅廬的時候,也曾受過業界中頗有名氣的前輩冷待,後期加入一間十分傳統的英資大集團做事,十分明白這種重視身份地位的心態,當時自知小薯一名,對這一切都不以為然。然而,在今時今日的職場,資格和資歷並不是得人尊敬的保證,尤其是與今天的八十後年青人共事,假如專業人士繼續堅持這種優越感或傲慢態度,筆者敢說肯定會碰壁。當然,那些處於備受「膜拜」的地位、從不在乎他人感受的業界精英,又可能另作別論!

靠專業知識建立權威

另一個產生專業傲慢的成因是對自己專業的知識和權威(professional authority)過份肯定。很多專業人士對自己的專業知識和判斷十分有信心,不過這種自信若是過份的話,往往會使他們堅持自己的意見,不願意接納一些與他們意見不符的可能性,尤其是當這些意見是來自非業界人士的話,他們更可能會全然否定,雖然他們口裡沒有說出來,但內心會想:「我是專業,你不是,因此你要聽我講!」另一方面,他們之所以不會承認自己可能有錯誤或判斷不完全,因為要在客戶面前確立和維持他們專業權威的形象。

最近,筆者又一次與這些傲慢的專業人士交鋒。事緣筆者日前代表的機構因基於法律的責任和授權,需要審批某一組織的章程,而對該組織作出認可與否的決定。雖然筆者不是法律界人士,但以筆者的知識和經驗,該組織除非就其章程的幾處地方作出修改,否則不可能予以認可,為此筆者曾向對方作出詳細的書面分析。後來,筆者與該組織的幾位幹事會晤,當日唯一一位法律界專業人士,甫坐下便以演說式的口才陳述他的意見──章程不用修改,他完全沒有興趣聽取筆者的意見,旁邊其他幾位幹事終於按捺不住,請他先聽聽筆者的意見,他才停下來。在整個會議上,筆者感到對方的傲慢態度懾懾迫人,他一直以專業權威自居,完全沒有興趣與筆者作理性的討論,遑論給筆者機會回應他。

因缺乏安全感不肯認錯

專業傲慢不一定是由於人的驕傲品格,可能因為這些專業人士缺乏安全感所致。他們以為當自己的意見被人反對,或承認自己的判斷可能出錯時,專業的形象便會受影響,而過去在他人心目中所建立的自我價值亦會倒下來。無可否認,許多專業的判斷和決定都不容有失,然而,亦因為這種不容有失的要求,更需要專業人士持客觀和開放的態度,去考量不同的因素和可能性,唯有這樣才會讓所服務的對象,得到最有利的機會和解決方案。

作為專業人士,我們經常需要在維持專業水平、維護客戶利益與持守專業道德作出平衡。一個傲慢的專業人士好像一頭駝鳥,不肯面對自己出錯的可能,這樣的態度不單不能維持他的專業水平,更可能因這種自以為是的心態而令服務不會進步;至於客戶的利益亦可能因專業人士的傲慢所帶來的固執而有所虧損。再者,一個有誠信(integrity)的專業人士,更應該在犯錯後承認錯誤,或者在他人指正後,承認自己之前的意見有不足之處,而不是以傲慢的態度來掩飾。

屬靈上專業的傲慢

專業的傲慢並非現代專業人士所獨有的,我們也可以在聖經中找到,大家腦海中浮現出耶穌時代的法利賽人和文士。對上帝律法的詮釋、宗教生活的實踐、信仰群體的靈性生命等事情上,法利賽人和文士覺得他們的傳統是真理,所以正如很多傲慢的專業人士一樣,他們深信自己所認識的和所行出來是正確,因而不能接受耶穌帶來新的天國觀和屬靈新範式。耶穌給傲慢的解藥是「謙卑」,謙卑不單是我們對人的應有態度,亦是我們處事的態度,它是發自一個人的內裡生命;對神、對人、對事都要永遠謙卑,這正是耶穌的教導和榜樣。

最後,筆者交代上文提及那個會議的結果,那位法律界專業人士最後都同意筆者所提出意見將章程修改,因為他們的組織被通過與否完全視乎筆者的決定,所以他知道他的堅持是沒有意思的。專業傲慢並不會帶來建設性的結果!專業上的謙卑跟在屬靈上的謙卑的操練同樣重要,也是我們生命裡外一致的見證。

袁海柏(HKPES執行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