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與世界

忙亂工作中的靈修覺醒

兼修生活

馬大與馬利亞

在大家熟悉馬大與馬利亞的故事中[1],我們很多時都會將焦點放在已選了上好的那分的馬利亞身上,就是她靜靜地在耶穌面前聽祂的道,也會認爲馬大只顧忙碌而忽略了這上好的選擇。我們都知道能全然安靜在主前是好得無比的事,然而生活在這繁忙得令人透不過氣的都市中,如何能實踐持守安靜禱告,是渴望靈命成長信徒所關心的課題。記得多年自己在一次的安靜退修營中,曾經默想這段福音書中的經文,在默想中自己代入了馬大的角色,在廚房忙碌的工作,心情忙亂了便探頭出來叫耶穌吩咐馬利亞來幫手,當時心裏想,如果人人都在安靜,難道大家不用吃飯的嗎?

信仰歷程

有人問我為何可以每天定時花時間去持守操練默觀靈修,還以為我是個悠閑人士,然而我現在從事的職業,工作量大,工時長並且壓力不輕。但為何在如此需要爭取時間去處理繁重工作的處境下,仍願意騰出寶貴時間去做默觀靈修的操練,並持續不斷的學習,我相信這是由於一份靈性中的不滿足。正如奧古斯丁說:「我們的心如不安息在你懷中,便不會安寧。」[2]

回想自己在信仰中的經歷,十多年前在信主的同一年便洗禮加入教會,當時有朋友送上一本聖經,並附上祝福賀詞:「靈命日長」四個字,這也是當時我這個初信信徒的心願,也相信是眾多信徒對靈命成長的渴望。如同一般教會的教導,若在靈命路程上要成長,當然是要恆常地祈禱、讀聖經、參與崇拜、小組聚會等等。這些我都一一參與,還記得信主後的第一年,按著讀經表的進程每日靈修,便將整本聖經讀完,當時很有滿足感及自豪,也覺得自己的靈命真的成長了。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可能也讓自己有一點屬靈驕傲呢!初信主時對許多信仰方面的事情都不懂,對教會安排的課程都趨之若鶩,不久亦開始修讀神學院的延伸課程,發現自己對聖經研究有興趣,更完成兩個相關的文憑課程,當時正打算繼續報讀相關碩士課程,好讓自己能在教會的培訓事奉有更佳的裝備。然而當時內心有個聲音叫我停一停,再分辨清楚是否走這樣的路。

其實當時除了聖經研究課程外,自己正涉獵基督信仰中默觀靈修的課程,亦深被其博大精深的內容所吸引。吸引我的不是其中的知識,乃是透過默觀靈修與上主建立的那份實在而密切的關係。在我分辨是否應該修讀喜愛的聖經研究,同時亦進深了解默觀靈修的時候,我明白到在繁忙的工作這限制的處境下,不能兩者皆得,魚與熊掌間必須作出取捨。期間我有一個領受,是我看到「全世界最遠的距離」就是從人的腦袋到其心裏。我感受到自己知道(knowing)的有許多,但卻不易行(doing)出來。也許就是一份察覺到知易行難的不滿足,產生對上主的渴望,希望自己在信仰上的頭腦知識,能透過靈修使其在心裏内化,以致可以實踐出來。於是在分辨後便選擇在默觀靈修方面持續進深學習,並恆常地操練及參與退修。

默觀靈修

默觀靈修有很闊的光譜,自己最初學習的是依納爵靈修,尤其喜歡的是每年安排一次為期八天的退修。香港人都喜歡請假與家人或朋友到外地旅行,但我會疑惑為何不跟我們所愛的耶穌去幾天渡假呢?依納爵靈修其中一種禱告方法是「福音默觀」,當中我們默想福音書的故事。在基督信仰中耶穌是復活的主,他如今仍活著,透過默想福音書,我們在禱告中與道成肉身的耶穌相遇、相交,並和祂建立更深厚的關係,而祂的生命亦影響著自己的生命。

在學習不同默觀靈修方法的過程中,終於遇上現在我最常操練的「歸心祈禱」。最初接觸的時候,我覺得這禱告的方式很特別,好像只是純然的在主内安靜坐著,對於繁忙兼壓力大的我來説,這是個很好的形式,好讓我進入深度的休息(當然我明白這只是副產品)。稍為操練過此禱告方法的朋友都可能體會過,每次做完二十到三十分鐘(甚至更長)「歸心祈禱」後其實沒有什麽特別感受,初學時往往令人有浪費時間而不知道做了什麽的感覺。但潘寧頓神父清楚地說「歸心祈禱的果實要在祈禱本身之外的時間,才能夠察覺、體驗;而這些結果,是愛的聖靈在我們這愛的振興功課中,確切臨在與工作的標記。」[3] 對自己而言有些果實的確發生了,在操練「歸心祈禱」後發現自己能在不同時刻敏銳於神的臨在,亦敏感於自己的内在狀態,更能辨別自己真正的需要而懂得捨棄,其實這是一種分辨的能力。更重要的是能體會到上主愛自己並不因我的「所知」(knowing)或「所作」(doing)了什麽,而是按我的「所是」(being)來愛我。

馬大的啓示

回顧過去我看到上主在我心内放置那份靈性的不滿足,讓自己主動去尋求祂,並在適當的時刻提醒了我去反省自身狀態並作出分辨與抉擇,我看這是一個愛的邀請,呼喚我去接受祂那按我本相去愛的愛。恆常的默觀靈修,其實是對祂的愛之具體回應。

在本文開始時提到馬大與馬利亞的故事中,我們都明白耶穌提醒馬大的,並不是她不需要殷勤地工作,而是她在繁忙的工作中心裏忙亂,更怪責他人並不如她一樣去作工。馬大的經歷可給我們一些啓示嗎?經文中馬大在聽到耶穌的回應後,故事便完結了,經文刻意的留白,是否邀請讀者去代入被耶穌提醒的馬大,之後有什麽選擇呢?馬大可能認爲耶穌怪責自己,變得心灰意冷,覺得自己沒有接待的恩賜,以後不再做服侍的工作?或許她認爲自己是個不能靜下來的人,安靜不適合自己,自己只管以行動去做好服侍?又或者她看見有人可以如此安靜主前,心生對主的渴慕,覺得耶穌的提醒是個邀請,開始學習在繁忙工作與安靜之間取得協調,懂得安排時間安靜靈修?故事如何發展在乎馬大對耶穌的提醒如何反思及回應。

[1] 路加福音十章38-42節

[2] 奧古斯丁,周士良譯,《懺悔錄》(北京:商務印書館),卷一.一,頁3

[3] 潘寧頓神父(M. Basil Pennington),姚翰譯,《神妙的歸心祈禱:基督徒祈禱的古法更新》(上智),頁127-128

李國麟
科學工作者

 

本文刊載於:HKPES《職報》九.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