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占多 週一職人Bloggers 職場牧養

《職青牧養第一信條 健康地走進下一站》

過去二十年間於不同研討會及文章有些關於職青牧養的說法例如,把職青群體看為獨特的群體,設計合適他們的崇拜和佈道會、團契或小組配套,又或讓他們發揮恩賜,製造機會讓他們在話劇、創意藝術方面發揮,以致吸引未信主的職青來到堂會中。

這些做法沒甚麼問題,可是若背後的想法是把這群職青在堂會眾多群組中,看成唯一獨特的,會有意無意孤立了這群人,若干年後他們可能不認識其他人生階段的弟兄姊妹,在信仰和生活上缺乏前人經驗的參照,再次重覆前人的錯誤,轉眼他們已經四、五十歳,仍然是獨自的一群,有些移民去,有些消失了,跟著堂會又出現另一群二、三十歲的新貴,「一代過去,一代又來」,事工卻永遠長存。讓我想起Matrix Reloaded (註:2003年電影Matrix Reloaded的故事,打算拯救世界的男主角Neo發現,原來自己只是Matrix循環中的第6個版本的拯救者,之前的Neo最終都以失敗告吹,參片段https://youtu.be/cHZl2naX1Xk)。

以Faith Development「信仰階段」研究聞名的神學和教育家James Fowler告訴我們,每個人可能經歷七個信仰階段 (Stages of faith,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ames_W._Fowler)。每個階段均有其成長特徵,無論以何種形式和事工牧養,牧羊人要留意羊群面對的挑戰和成長需要,預備他們健康地進到下一信仰階段。

Fowler的模型中,職青是Stage 4,約是20至40歲,稱之為「個性化反省式的信仰」(Individuative–reflective faith)。他們剛進到社會工作,開始意會到人生事情並不是非黑即白,對信仰的複雜性認知更多;例如,他們大致明白「踢波時個天下雨即是連個天都唔鍾意我」這句話是主觀感受多於事實。他們批判性強,與群體信仰往往產生張力,但同時他們的個人意識和責任不斷在加增,有更強的意識與神交往。這是「信仰重整期」,成長的主調是「看見和寬闊」。這階段他們是較open-minded的,牧者可以透過不同形式的聚會和活動開闊他們的世界觀和堂會觀,讓他們一瞥自己和世界的關係,神在世界中的作為。這些都會讓他們感受世界之大,信仰之寬廣,以致神愛的偉大。

Stage 5是中年人階段,稱之為「融匯結合式的信仰」(Conjunctive faith),這階段人能夠從多角度了解各種矛盾及意見,自覺有更深的屬靈掙扎和矛盾,越發渴望與神建立更深的關係。他們與自己信仰群體的張力開始得以舒解,並想透過幫助他人建立自己,例如,擔任青少年導師、分享自己人生的成與敗,自己也得以成長。這階段成長的主調是「連接和整合」。

常聽見堂會牧養的總是各自在忙,部與部,團與組,牧區與牧區都無暇溝通或交流。在近年世代之爭的社會氣氛下又見多了研討及文章談及「跨代牧養」的重要。Fowler的信仰階段研究卻早早提醒牧者和導師們,堂會不同年齡層的牧養根本是一連串的、是互為彼此和互相得益的牧養。他們不是在同一建築物內七個不相關的群體–實際上他們是一個身體、是神的家,走在同一條成長路上。從長途旅程看,牧者該預備每一個乘客到終點站見主面。從中途看,牧者該預備他們健康地進到下一個信仰階段中。Stages of Faith提醒牧者們作埋身牧養時也不忘信仰成長的大方向,讓屬靈牧養的事上負責各年齡層的同工是可以有一定程度的合作的。

「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林後4:18)

 

油占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