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D職人Bloggers 圖像折射信仰 葉沛森 Sam 聖經與職場

《馬薩喬神聖三一與崇拜》

以圖像表達神聖三一,常見的做法是以象徵介導,例如三個相同大小的圓型彼此交疊,交疊部份的弧線便代表三一內蘊生命的「互滲相寓」(perichoresis)。西方繪畫傳統中亦有直接描畫三個神聖位格的做法,其中一個曾於中世紀流行的例子是「施恩座」(Gnadenstuhl) 的型象 (來 4:16)。畫師通常會繪畫聖父頭戴冠冕,有時酷似教宗的三重冕 (tiara),聖父展開雙臂托住釘在十字架上的基督,彷彿正向世人啟示祂愛子為救贖而獻上的祭。因此「施恩座」圖象所呈現的是三一神在歷史中的工作,換言之是強調經世三一的啟示。將聖父繪畫成可見的人物,例如白髮長鬚的老者,這種做法在東正教會的傳統中不予准許,因為俄羅斯正教會曾於 1667 年的莫斯科會議中明文禁止以人物形象繪畫聖父。然而西方的繪畫傳統卻沒有這樣的想法,也不認為 1667 年的議決具有約束力。至於「施恩座」構圖中的聖靈,則以鴿子形態出現,多位於聖父與聖子之間,有時畫師亦會把聖靈繪畫在畫面頂部。

馬薩喬 (Masaccio 1401-28, 原名 Tommaso di Ser Giovanni di Simone) 於 1426-28 年所繪的神聖三一濕壁畫 (Fresco),是其中一個著名的「施恩座」例子。此作品為人所重視的原因,是它可能是繪畫史中首次以單點透視的技術,在平面上呈現立體感的建築原素,它的成功為後世不少畫家帶來啟發。畫中柱子和桶型拱頂令人錯覺是真實的建築物,其重要性不單只是繪畫技法的示範,它的神學意義是以數學計算和理性運思所模擬的空間感,作為襯托三一奧秘的背景幃幕 (backdrop)。這並不是說人能夠以理性和數學盛載三一的真相,更不是說要解釋三一,而是表達人的理性藉藝術創作有份於頌揚三一。

馬薩喬「施恩座」壁畫的人物中除了馬利亞之外,其餘的都相當靜態。最前排左右兩邊跪下的是作品的贊助人,他們雙手合十,神態平靜,在三一的奧秘之前默默無語。站在稍高一級台階上的分別是耶穌母親馬利亞和門徒約翰。約翰仰視十架上的聖子;而馬利亞則以右手示意讀畫者注視神聖三一的啟示。除了聖靈如鴿子展翼的動態外,馬利亞的手是整幅畫中唯一具有動作的部份。

聖靈以白色的鴿子形狀,在父與子之間出現。聖父與聖子頭上皆有光環以表示其神性,而鴿子的頭部則以光線散發的形狀表達相同的意思。聖子在十架上犧牲,雙目閉上,但沒有痛苦折騰的表情。聖父站在最高的台階上,以手托住十字架,視線平望,似是望向前面超越的領域。即便十字架事件就在目前,聖父的面容依然平靜,畫師正傳遞傳統的神觀,即神性恝然 (impassible),不受外力所支配。

這三一圖像加上旁邊的人物,似是邀請讀畫者駐足靜觀神聖的奧秘。除了這供個人默念信仰奧秘的用途外,馬薩喬的「施恩座」壁畫位置,似乎有考慮到配合教會崇拜的需要。這壁畫位於佛羅倫斯的新聖母大殿 (Basilica di Santa Maria Novella) 之內,數百年來曾因教堂內部裝置改動的緣故,被長時間圍封,甚至上下兩部份被分開拆散。但追溯它原初的位置,壁畫對面的牆上高處 (Clerestory) 有朝東的圓窗,因此早上陽光會透過窗戶型成圓型光束,隨時間流動在壁畫附近緩緩掃過。特別是每年夏至,早上九時十分至二十分左右,光束正好落在三一之上,將圖象映照得燦爛光輝。而壁畫所在之處的左方,距離十數尺的地方,有石造的螺旋樓梯和講台,供崇拜講道者使用。可以想象當早上崇拜時,畫像被照亮之際,宣道的信息如果配合三一的主題,便能夠產生宣講與視覺協同的效果。

事實上,按中世紀教會聚會的編排方式,圍繞在夏至 (六月二十或二十一日) 附近數週的主題都有機會跟壁畫的三一觀念彼此呼應。最明顯的是「三一主日」 (Trinity Sunday) ,即五旬節後第一主日,而五旬節通常介乎五月下旬至六月初。此外,自13世紀,「基督聖體聖血節」 ( Feast of Corpus Christi ) 通常是夏至前一至兩個主日舉行,亦可以呼應壁畫上基督的十架釘身、祂肋旁和額頭流出的血。又例如施洗約翰的誕生定於六月廿四為紀念日,剛好是夏至之後。從《路加福音》我們知道約翰與耶穌的年紀相差半年 (路 1:24-26, 35-37),由於教會將救主的降生放在全年日照最短的冬至附近,象徵救主的光輝照入世間坐在黑暗死蔭裏的人。因此,施洗約翰的出生便相應地放在夏至附近。夏至一過,標誌北半球的日照開始每日縮短,直到冬至為止,配合了約翰的說話「他必興旺,我必衰微」(約 3:30) (illum oportet crescere me autem minui)。當講壇重述約翰的出生,陽光剛好落在三一的畫像之上,講者可能趁機提醒會眾約翰不是那光,乃是為光作見證,「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約 1:9),將會眾心靈重新引導到三一的信仰奧秘中。馬薩喬與輔助他的匠人,大概曾考慮過教會的節期編排,所以壁畫的尺寸大小和位置都經過小心計算,使那模擬的立體空間配合陽光與教堂建築的互動,突顯出三一的輝煌。

三一神的觀念對信仰生活有幾方面的重要意義。首先,這觀念是教會從聖經中獲得並持定的屬靈真理,它是客觀的信仰事實,因此每一個時代的教會均需要鄭重地教導,讓信徒認識並且能夠宣認。此外,三一神觀與崇拜中呈獻的讚美與禱告關係密切。策劃和帶領崇拜的人,須能夠運用語言 (例如禱詞、聖禮的禮文) 和聖樂,清晰表達對三一神的崇敬讚頌。第三,由宗教生活申延到社會實踐,內蘊三一的平安、團契與喜悅 (delight),是教會拒絕本體層次暴力 (ontological violence) 的世界觀的重要理據,因此三一神觀也是信徒非暴力倫理實踐的基石。第四,三一神觀也是基督教美學的根基。正如神學家哈特 (D.B. Hart) 在其著作 The Beauty of the Infinite 中提到,基督徒對「美」的理解,不僅是自然地,而且是必然地從教會對上帝三一神性特質的認識中產生。上帝三個神性位格在愛中的「互滲相寓」,在動態中行動一致,這生命是永恆地彼此敬仰、分享喜悅、團契、筵席與喜樂。這是教會能夠認識和體會何為「美」的基礎。

圖片來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oly_Trinity_(Masaccio)

【作者保留版權】

葉沛森
香港浸信會神學院基督教思想客座助理教授